• 短篇小说
  •        
    首页 长篇小说 古诗 格律诗
    我们五岁了!未来的路希望有您继续支持,我们将做的更好!

    为期两天的中澳文学论坛上

    时间:2018-08-14 19:2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4月3日下午6点,同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中国作家莫言和澳大利亚作家库切共同宣布第二届中澳文学论坛闭幕。闭幕仪式上,以莫言和库切为首的中澳作家朗诵了自己的作品。莫言在请

      4月3日下午6点,同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中国作家莫言和澳大利亚作家库切共同宣布第二届中澳文学论坛闭幕。闭幕仪式上,以莫言和库切为首的中澳作家朗诵了自己的作品。莫言在请出库切朗诵时说道,“我是库切的忠实读者。”莫言朗诵选择了自己的代表作《生死疲劳》,库切则选择了自己于2003年创作的一部小说《伊丽莎白·科斯特洛:八堂课》。

      为期两天的中澳文学论坛上,库切和莫言俨然是媒体聚焦的中心。莫言在发表完演讲之后再难回答任何其他问题,库切也是如此。面对记者“两天的论坛下来,有没有什么观点让你印象深刻”的问题,库切的回答是沉默,“我没有时间来回答这个问题了,朗诵马上要开始了。”实际上,距离开始还有几分钟。

      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是我的少年时代,正值中国的“”,那是一个限制阅读的文化贫瘠的时代。我自幼喜欢写日记,在那个年代也还坚持写,只是那时的日记都是“忏悔体”了。我每天都在日记里检讨自己所犯的错误,期盼自己能够成为一个“纯粹的人”。实在没有错误,甚至会编造一点写下来。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我偷偷读到一本书,是法国作家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记得扉页的题记上是这样两句话:“真正的光明决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淹没罢了;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这两句话震撼了我,让我很想肯定自己,让我生出一种从不自知的既鬼祟又昂扬的豪情,一种冲动,想要去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所以我说,《约翰·克利斯朵夫》在文学史上或许不是一流的经典,但在那个特殊年代,它对我的精神产生了重要影响,我初次领略到阅读的重量,这重量击碎了我精神上的某个死结,同时给了我身心的沉稳和力气。另一本中国的书,我选了《聊斋志异》。在那个沉默、呆板和压抑的时代读《聊斋》,觉得书中的那些狐狸,她们那么活泼、聪慧、率真,勇敢而又娇憨,那么反常规,作者蒲松龄有那么神异、飞扬的想象力,为我当时有限的灰色生活开启了一个秘密的有趣味的空间。

      不过,两人对于读者的签名要求倒是都来者不拒。读者邀请库切合影,他也很配合。很多热情的读者这两天一直在现场,好几个读者在请库切签名的同时还顺便送给他自己写的书、摄影集,诸如此类,库切“回程”的行李估计要沉很多。

      作为本次论坛最后一场活动,中国作家铁凝、刘震云、徐晓斌和澳大利亚作家周思、卡斯特罗、琼斯一起朗诵了自己的代表作。铁凝朗诵了自己的作品《大浴女》片段,刘震云选择了《一句顶一万句》。

      请出莫言朗诵时,库切用了很高的评价,“这是当今中国最富盛誉的作家之一。”莫言朗诵时,库切也一直盯着大屏幕仔细阅读。莫言在请出库切时也不吝赞誉,“我是他最忠实的读者,我想我们很多人都非常喜欢他的著作。” 库切以《伊丽莎白·科斯特洛:八堂课》朗诵压轴,这部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位年近七旬的女作家,名叫伊丽莎白,东西不多却很有影响,这有点像库切本人。也许,你可以把伊丽莎白视为库切的部分替身,他朗诵的这部小说第一章,是讲这个作家在异乡领取文学奖的各种感受以及不适。也许对于沉默寡言的库切,从朗诵的文字中能窥见他的某些真实感受。(来源: 北京青年报 记者:罗皓菱)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它确实是一种文化承载 恒峰娱乐g22官方网站冫 万博app2.体育app万博 日渐繁琐的职业分工更加 你做梦时会梦到演戏时的
    国际机票价格查询 | 酒店预订 | 签证服务 | 国际机票 | 访客留言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付款方式 | 版权声明